热点新闻
献血母亲需要证明 具体怎么回事?
2019-08-11 22:14  浏览:1138






献血母亲需要证明

当我们大家平时要献血的时候是只需要一个身份证即可,也是不需要那么麻烦的。但是当自己的亲属或者朋友需要血的时候那就真是麻烦了,需要很多的证明,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张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她无偿献血9年多,因为母亲需要用血,到了血站的时候,血站却让张女士证明“我妈是我妈”?并且要提供一份证明,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一起来看。

据这位女士说,从开始到现在已经献了9年的血了,母亲生病需要输送大量血,但是国家的政策是“当自己的亲属需要用血时,可以相对来说少交或者不用交费用,但是需要这份证明”但是她也去过派出所,人家就是不给她办理。

张女士拿出了自己的户籍本,上面显示户主是奶奶,母亲是儿媳妇,她是家里的老四,最后血站不认可,她说家里把能证明关系的都用上了,但是就是不行。

最后这位女士找到了记者,记者跟随女士来到了血站来了解情况,但是负责人说“张女士提供的资料中没有能直接证明亲属关系的资料,”女士描述自己家里搬家了很多次,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也不知道在哪里。这让她也很是无奈。

户籍的变动也给她添了不少的麻烦,所以也导致了这件事的复杂性,而且她结婚了以后就把户籍随了男方,所以说身份证和户口本根本都证明不了,当她的母亲需要血的时候根本就不能再享受国家的政策了,工作人员也说没有办法。但是经过多次协调商议,最后工作人员也上报了,上面说没什么问题才给予她们一家这个资格。

有不少网友说“为什么平时献血不需要证明,但是到了给自己亲属献血的时候就要证明了,这也是比较正常的”。

一、九年的无偿献血,母亲需要用血,血站要求证明“我妈是我妈” 

献血的时候拿个身份证就可以,因为你是无偿献血,自己、亲属需药用血的时候就需要一大堆证明。郑州的张女士就遇到了这样尴尬的问题,她无偿献血9年,母亲需要用血,血站却要她提供“我妈是我妈”的证明。

张女士说,她2004年开始献血,一共献了9年,母亲生病需要用血,国家有政策,亲属需要用血时,可以免交或者少交相关用血费用。但血站非得要求开证明“我妈是我妈”。她也去了几趟派出所,派出所根本就不给开这样的证明。张女士拿出了老户籍,户主是奶奶,她母亲是张儿媳,她是四孙女。参加工作后,填的各种表,写父母的名字,拿着这些材料去血站,血站不认可。张女士气愤的说,家里能证明母女关系的资料都用上了,就差没去做亲子鉴定了。

记者陪同张女士来到了红十字会献血站去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说,没有亲属关系证明,户口不能证明是否是直系亲属关系。张女士表示,家里搬家多次,原来的派出所所在地都不知道,咋调查。工作人员表示,派出所肯定是有档案的,不能说派出所丢了,责任就没了。

张女士从德化街派出所迁到陇海派出所,现在又搬到南曹乡,户籍的变动,导致户口关系变得复杂。张女士结婚之后户口迁到了男方,并且身份证、家庭住址都变过,身份证户口本证明不了母女关系。张女士一家都献过血,但是母亲要用血,却没办法享受国家政策。工作人员表示,不管献多少,他们只能按照规定办事。

张女士一家的情况比较特殊,户口本上关系不是太明确。记者也跟工作人员沟通了一下,现在都提倡让数据多跑腿让民众少跑腿,张女士跟姐姐也往返跑了多次,能不能跟领导汇报一下,有没有针对这种特殊情况,变通的方法来解决。经过记者的协调,工作人员也向领导做了汇报。大概20多分钟后,工作人员给予了回复,应该没啥问题,能够给予报销。

二、女子献血9年多,母亲需要用血时,血站却让证明“我妈是我妈”?

无偿献血在国内已经进行了几十年,但是各种不完善的记录备案总让很多献血者在用血的时候着急,因为有时候用血的是你的直系亲属,但是这就涉及到你要证明这个人是你的亲属,虽然户口本拿出来也能证明,但是很多嫁娶,搬家,注销等等情况,有时候很难证明你是你。

最近,河南的张女士遇到了一个难题,她母亲去年病了用了不少血,张女士想到自己经常无偿献血,这次母亲用血,医院应该能免费用血或者减免费用,但是让她想不到的是,来红十字会血站报销时,工作人员要求张女士证明你妈是你妈才可以。

但是早在几年前,派出所就明令各类机构不得让民众开这种证明,派出所不开,血站却也不受理,这让张女士一家为难了,户口本证明材料拿来一大堆,但是血站工作人员却不认,还让开你妈是你妈的证明,但是,如今手中的证据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点。

而且根据我国《献血法》第十四条规定,无偿献血者临床需要用血时,可以免交前款规定费用,无偿献血者的配偶或者直系亲属需要用血时,可以按照各省自治区等规定免交或者减交前款规定的费用。

面对法律的条文,血站到底需要什么证据呢,原来这家人从本地迁出后,又从居住的地方搬到了另一处地方,户口本上虽然有记录,但是当地的派出所却弄丢了档案,网上查不到,因此献血站不通过户口本上的描述证明他们有亲属关系,工作人员还说,派出所弄丢了那是派出所的责任,不是血站的错。

而张女士的一家人显得很激动,三个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谁会编瞎话呢,而且张女士和她的姐姐弟弟们都曾献过血,这是有明确记录的,但是工作人员坚持,不管你们家人献过多少血,规定就是规定,不能证明就不能报销。

而后,当记者耐心的和血站的工作人员沟通后,血站的工作人员不到十几分钟就通过了张女士母亲用血报销的证明,说可以报销。

本来就是几分钟的事情,让人家三个老姐妹跑了好几趟,开这证明,开那证明,这不是变相的为难人吗,虽然要按规定办事,但是人家的情况看过材料后就能得出真实的结论,非得证明你妈是你妈,很是打击民众献血的积极性。

有多少规定把贫穷者挡在门外,有些机构的工作人员,手中有一点点的权利就要用这一点点的权力压人,证明我是我,证明你妈是你妈,这种脑残一样的证明希望尽快消失,多为民众办点实事,而不是让人来回跑,最后被曝光了才后悔。

证明你妈是你妈。对于河南红十字会血站工作人员的这种要求,你怎么看。

三、无偿献血九年,自己母亲需要用血时 血站:请证明你妈是你妈

我们经常在医院门口或者一些商业街的一些地方,会看到很多的无偿献血车。我们都知道,无偿献血不仅可以奉献爱心,根据国家政策,自己如果无偿献血达到一定标准,自己和自己亲属用血的时候,可以根据政策,少交或者免去相关用血费用。而很多人平时选择无偿献血的很大一部分原因除了可以献爱心,也是有着一种“未雨绸缪”的心态。而近日,新闻报道的一件事,则是让很多人感到惊讶。

近日,郑州的张女士找到记者表示,自己已经无偿献血九年。因为自己母亲生病需要用血,而根据国家政策,张女士的情况可以少交或者免去相关用血费用,但是血站非得要求张女士开出能够证明“我妈是我妈”的证明。张女士也是去了几趟派出所,但是派出所根本没有这样的证明。而根据张女士拿出的户籍,户主是奶奶,张女士的母亲是张儿媳,她是四孙女。为了能够报销掉相关费用,她写了很多表格并且写上了自己父母的名字,拿着这些材料去血站。但是血站依旧不认可。

而当记者陪同张女士来到红十字会献血站了解情况的时候发现。张女士属于没有亲属关系证明,户口不能证明是否属于亲属关系的情况。但是张女士表示,自己家里搬了很多次的家,原来的派出所所在地都不知道。对此,血站的工作人员表示,派出所肯定有档案的,不能说派出所丢了,责任就没了。并且张女士的情况比较复杂,她的户籍多次变动,导致户口关系变得很复杂。张女士结婚之后,户口迁到了男方,身份证户口本证明不了母女关系,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侣。

自己一家人都献过血,自己更是无偿献血九年之久,所以当自己母亲需要用血但是又没办法享受国家政策的时候,张女士表示很郁闷。而工作人员始终表示自己也只能按照规矩办事。最后在记者的调解之下,工作人员通过和领导汇报之后,工作人员才为张女士办理了相关报销手续。

我们都知道,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提倡简化办事程序,提倡让数据多跑腿而不是群众多跑腿。所以相应的变通和简化还是很重要的。且太过固化的办事方法也是不可取。虽然张女士的事情在记者的介入之下得到了解决,但是还是让很多网友感到唏嘘:无偿献血的时候,只要一张身份证就可以,现在等到用血的时候就要各种证明,和献血和用血的程序的繁琐程度实在是有点差别,也正是这种差别,会让人感到不适。

前文中张女士一开始享受不了国家政策是有一定原因的,只能说双方都有原因,如张女士本身自己户籍关系混乱,而和血站的硬性要求等等,正常情况下,在参与无偿献血之后,大家并不会像张女士那样复杂,据了解,虽然也要出具相关证明,但是也是很方便的,并且,无偿献血,不仅可以“未雨绸缪”还能奉献爱心,并且还能了解到一些医学知识。所以大家不要对“献血”一事敬而远之,通过张女士的事件以偏概全。

四、献血给母亲用需要证明,“我妈是我妈”这个难题,时至今日没解完

近日在郑州,张女士说她从04年开始献血献了九年,2018年张女士的母亲有病需要用血,国家有政策亲属可以免交或减免一定费用,可血站非得要求张女士证明张女士母亲和张女士的关系。

张女士把所有的证明都拿出来了,但是血站还是不认。河南电视台@小莉帮忙 记者来到红十字血液中心,经协商,负责人核实后表示可以给报销。

人民日报锐评:“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

“该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这是北京市民陈先生的一句感慨。听起来有些好笑,却是他的真实遭遇。

陈先生一家三口准备出境旅游,需要明确一位亲人为紧急联络人,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可问题来了,需要书面证明他和他母亲是母子关系。可陈先生在北京的户口簿,只显示自己和老婆孩子的信息,而父母在江西老家的户口簿,早就没有了陈先生的信息。在陈先生为此感到头大时,有人指了一条道:到父母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可以开这个证明。先别说派出所能不能顺利开出这个证明,光想到为这个证明要跑上近千公里,陈先生就头疼恼火:“证明我妈是我妈,怎么就这么不容易?”而更令陈先生窝火的是,这一难题的解决,最终得益于向旅行社交了60元钱,就不需要再去证明他妈就是他妈了。

陈先生的遭遇,并非孤例,很多人在办事过程中遇到过类似令人啼笑皆非的证明:要证明你爸是你爸,要证明你没犯过罪,要证明你没结过婚,要证明你没有要过孩子,要证明你没买过房……这样那样的证明,有的听起来莫名其妙,办起来更让人东奔西跑还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证明?近日,本报在《关注改革“最后一公里”·聚焦社区治理》的报道中一针见血:证明过多过滥,除了审批事项太多外,还因为原本应由相关职能部门之间相互核实,但同级职能部门之间却互相推诿。说白了,就是要审批的事项很多,可谁也不愿担责。笔者办事就曾遇到过“部门A说需要部门B的证明,而部门B说没有部门A的证明我用什么来证明”,就像是你要给我蛋,才能孵出鸡,而我说你要给我鸡,才能生下蛋。这样的僵局,往往托人能打破。

然而当我们对一些证明感到不可理解,去问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这个证明,得到回答往往是“就是这么规定的”。诚然,必要的证明是应该的,但花点钱、找找人就行,或者在没有知情权的社区盖个章也行,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其实不少证明并非非要不可。因此,各级政府部门有必要结合简政放权的时代要求,与时俱进地对需要当事人提供的材料事项进行梳理,能免的就免、能简的就简,从源头上减少对证明的需求。

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信息化为现代社会治理提供了这样的可能和便利。解决证明过多过滥问题,当务之急需要打破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通过一定的规则和权限设置,让公民基本情况实现共享。这样,老百姓就不会再为各种证明四处跑腿,更不会出现“需要证明我妈是我妈”的尴尬。

五、女子献血9年多 母亲用血时血站不认"母女关系"

近日,在郑州,张女士说她从2004年开始献血献了九年,2018年张女士的母亲有病需要用血,国家有政策亲属可以免交或减免一定费用,可血站非得要求张女士证明张女士母亲和张女士的关系。张女士把所有的证明都拿出来了,但是血站还是不认。记者来到红十字血液中心,经协商,负责人核实后表示可以给报销。
为你推荐: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