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男童疑遭虐打去世 具体怎么回事?
2019-08-12 22:57  浏览:865






男童疑遭虐打去世

近日,江苏常州溧阳一2岁男童疑遭生父和后妈虐打重伤的事情备受关注,现代快报曾对此事进行过报道:生父、后妈被刑拘!常州2岁男童疑遭虐打,生命垂危。

8月12日,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传出,受害男童已离开人世。随后,这一消息得到了男童家人及警方的证实。

"我上午从网上看到消息以后特地跟办案民警确认了一下,男孩是8月11日晚上走的。" 溧阳警方一位工作人员向现代快报记者证实,因伤情过于严重,受害男童已于8月11日晚上7时许离世。

1、疑遭虐打:2岁男童浑身淤青生命垂危

"孩子的爸爸7月27号凌晨给我打的电话,说孩子不行了,在医院抢救。"8月4日,受害男童的外婆向现代快报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据她介绍,受害男童仔仔(化名)到今年10月份才满3周岁。然而,小小年纪的他却经历了超乎想象的悲剧。

按照外婆的说法,去年7月份,因女婿婚内出轨,其女儿遂与对方离婚。当时,由于其女儿没有固定工作,多番权衡之下,将孩子的抚养权交给了男方。此后,孩子一直留在溧阳市上兴镇跟随爷爷奶奶生活,外婆也经常前往探望。

外婆称,从今年5月底开始,正常探视遭到孩子父亲的拒绝,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到孩子。

7月27日凌晨,外婆突然接到仔仔生父打来的电话,声称孩子摔成重伤,正在南京儿童医院治疗。随后,外婆就和女儿一起赶到医院,发现仔仔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且情况相当严重,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全身到处都是淤青伤痕,我问他们到底怎么了,他们一直都说是摔伤的,但我不相信会摔成这样,所以就打电话报警了。"

据外婆介绍,由于孩子脑部受伤严重,7月27日,医院对孩子进行开颅手术,"颅骨被剥掉了一大块,但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2、爷爷奶奶:孩子跟爸爸生活后每次回来都有伤

奶奶杨女士说,就在端午节前,孩子还一直跟着他们生活。"就是端午放假,那个女的开车来把孩子接走了,说假期带着孩子去南京玩。"当时杨女士没有在意,不料孩子回来后,杨女士却在孩子的脸颊上看到了淤青。

"当时我就问那个女的,她说是孩子在跟别的孩子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随后,孩子又很快被后妈带走了。

当后妈再一次带着孩子回来时,杨女士惊讶地发现,孩子的脸上又添了新的伤痕,"每次我都看到孩子脸上有新伤,有一次头上还肿了一个包,他们都是很快就走,我也来不及问孩子,问她(后妈),她都说是摔的。我看到过四五次。"杨女士说,自己也曾问过儿子,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儿子说,孩子的后妈不让他说。"孩子跟他爸住在一起,我就没往那个方面想。"

据了解,上述事件发生后,当地警方第一时间介入处理,并将男童生父及后妈刑事拘留。目前,该案尚在进一步办理中。

一、遭生父后妈虐打的溧阳2岁男童离世了 愿天堂没有伤害

近日,我苏特报关注并报道了常州溧阳2岁男童疑遭生父及后妈虐打致重伤一事,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大家纷纷为孩子祈祷。令人心碎的是,记者昨晚得到孩子外婆操春香的消息,说仔仔已于8月11日19:00左右离开了人世。

今年7月下旬,在一个名为“溧阳论坛”的常州本地论坛爆出消息,一名未满3岁的男孩仔仔遭到其亲生父亲和后妈的残忍虐待导致重伤。我苏特报记者随后联系到了仔仔的外婆核实相关情况。

当时,仔仔的入院诊断为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脑干损伤脑疝,多发皮肤挫伤。由于脑部受伤严重,经过几天抢救,孩子一直没有苏醒。而男孩的生父、后妈因涉嫌虐待儿童和故意伤害罪,均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二、2岁男童疑遭虐打生命垂危 生父和后妈已被刑拘

最近,有人向现代快报记者反映,常州溧阳一名不满三周岁的男童疑遭生父和后妈虐打,受伤严重,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8月4日,现代快报记者多方采访证实,因涉嫌虐待儿童及故意伤害罪,男童生父及后妈均已被溧阳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令人揪心的是,因伤情严重,受害男童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尚在医院接受治疗。

疑遭虐打,2岁男童浑身淤青生命垂危

“孩子的爸爸7月27号凌晨给我打的电话,说孩子不行了,在医院抢救。”8月4日,受害男童的外婆向现代快报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据她介绍,受害男童仔仔(化名)到今年10月份才满3周岁。然而,小小年纪的他却经历了超乎想象的悲剧。

按照外婆的说法,去年7月份,因女婿婚内出轨,其女儿遂与对方离婚。当时,由于其女儿没有固定工作,多番权衡之下,将孩子的抚养权交给了男方。此后,孩子一直留在溧阳市上兴镇跟随爷爷奶奶生活,外婆也经常前往探望。

“今年端午节前后,我发现孩子不太对劲,每次去看的时候,都能发现身上有淤青的伤痕,但每次他的爷爷奶奶都说是摔伤的,我们觉得孩子调皮摔伤也很正常,没有太多怀疑。”外婆称,从今年5月底开始,正常探视遭到孩子父亲的拒绝,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到孩子。

7月27日凌晨,外婆突然接到仔仔生父打来的电话,声称孩子摔成重伤,正在南京儿童医院治疗。随后,外婆就和女儿一起赶到医院,发现仔仔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且情况相当严重,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全身到处都是淤青伤痕,我问他们到底怎么了,他们一直都说是摔伤的,但我不相信会摔成这样,所以就打电话报警了。”

爷爷奶奶:孩子跟爸爸生活后每次回来都有伤

8月4日,现代快报记者在南京儿童医院河西分院住院部见到了孩子的爷爷和奶奶。住院部大厅的座椅上,还有未被打开的饭菜。奶奶杨女士说,就在端午节前,孩子还一直跟着他们生活。“就是端午放假,那个女的开车来把孩子接走了,说假期带着孩子去南京玩。”当时杨女士没有在意,不料孩子回来后,杨女士却在孩子的脸颊上看到了淤青。

2岁男童疑遭虐打生死未卜 生父和后妈已被刑拘

“当时我就问那个女的,她说是孩子在跟别的孩子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随后,孩子又很快被后妈带走了。

当后妈再一次带着孩子回来时,杨女士惊讶地发现,孩子的脸上又添了新的伤痕,“每次我都看到孩子脸上有新伤,有一次头上还肿了一个包,他们都是很快就走,我也来不及问孩子,问她(后妈),她都说是摔的。我看到过四五次。”杨女士说,自己也曾问过儿子,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儿子说,孩子的后妈不让他说。“孩子跟他爸住在一起,我就没往那个方面想。”

孩子被带走的期间,孩子的外婆曾多次打电话给杨女士询问情况,不过,杨女士从未透露过孩子脸上有伤的事情,“那个女的不让我讲,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

男童尚未脱离危险,生父和后妈已被刑拘

“医生今天跟我说,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而且就算能够抢救回来,也有很大可能是植物人以及有其他后遗症。”男童外婆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事情发生后,男童最先被送到溧阳市人民医院抢救,但由于伤情过于严重,很快转到南京儿童医院河西分院进一步治疗。

据外婆介绍,由于孩子脑部受伤严重,7月27日,医院对孩子进行开颅手术,“颅骨被剥掉了一大块,但情况仍然不容乐观。”男童外婆称,经过几天的抢救,但截至目前孩子尚未脱离危险。8月4日,医生曾向他们透露,孩子的情况不容乐观,即便有幸生还,也有极大可能成为植物人。

据介绍,早在男童转院至南京治疗时,医生就发现情况异常,随即打电话报警。此后,男童外婆也在发现情况异常后报警。

8月4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从溧阳市公安局获悉,案发后,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男童的生父、后妈因涉嫌虐待儿童和故意伤害罪,均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我们正在对相关情况进行详细的调查了解,有结果会及时对外公开。”溧阳市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如是说。

此外,现代快报记者从溧阳采访获悉,上兴镇妇联从网上看到相关情况后,也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目前正在了解相关情况。

律师:若孩子系遭家暴致残情况属实,施暴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这个事情如属实,将涉嫌刑事犯罪,具体情况要依据警方的调查结果来定。”江苏中虑律师事务所律师万樾莉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禁止对未成年人实庭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其中,第十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创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环境,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

万樾莉说,《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虐待家庭成员致残的,将可能涉嫌虐待罪或故意伤害罪,需根据具体案情确定。”万樾莉律师分析,如果事件情况属实,相关当事人将面临严厉的刑事处罚。

三、仅一周,2名幼童遭后妈虐打,一死一重伤!

近日的新闻中,两个男童的遭遇令人心痛,也为防止家暴虐待儿童敲响了警钟!

江苏溧阳男童仔仔(化名)到今年10月份才满3周岁。然而,小小年纪的他却经历了超乎想象的悲剧。

“孩子的爸爸7月27号凌晨给我打的电话,说孩子不行了,在医院抢救。”8月4日,受害男童的外婆讲述,去年7月份,因女婿婚内出轨,其女儿遂与对方离婚。当时,由于其女儿没有固定工作,多番权衡之下,将孩子的抚养权交给了男方。此后,孩子一直留在溧阳市上兴镇跟随爷爷奶奶生活,外婆也经常前往探望。

外婆称,从今年5月底开始,正常探视遭到孩子父亲的拒绝,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到孩子。

7月27日凌晨,外婆突然接到仔仔生父打来的电话,称孩子摔成重伤,正在南京儿童医院治疗。随后,外婆就和女儿一起赶到医院,发现仔仔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且情况相当严重,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全身到处都是淤青伤痕,我问他们到底怎么了,他们一直都说是摔伤的,但我不相信会摔成这样,所以就打电话报警了。”

在医院里,孩子的爷爷奶奶说,就在端午节前,孩子还一直跟着他们生活。“就是端午放假,那个女的开车来把孩子接走了,说假期带着孩子去南京玩。”不料孩子回来后,奶奶却在孩子的脸颊上看到了淤青。
“当时我就问那个女的,她说是孩子在跟别的孩子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随后,孩子又很快被后妈带走了。
当后妈再一次带着孩子回来时,奶奶惊讶地发现,孩子的脸上又添了新的伤痕,“每次我都看到孩子脸上有新伤,有一次头上还肿了一个包,他们都是很快就走,我也来不及问孩子,问她(后妈),她都说是摔的。我看到过四五次。”孩子奶奶说,自己也曾问过儿子,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儿子说,孩子的后妈不让他说。“孩子跟他爸住在一起,我就没往那个方面想。”

据外婆介绍,由于孩子脑部受伤严重,7月27日,医院对孩子进行开颅手术,“颅骨被剥掉了一大块,但情况仍然不容乐观。”男童外婆称,经过几天的抢救,但截至目前孩子尚未脱离危险。8月4日,医生曾向他们透露,孩子的情况不容乐观,即便有幸生还,也有极大可能成为植物人。

8月4日下午,记者从溧阳市公安局获悉,案发后,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男童的生父、后妈因涉嫌虐待儿童和故意伤害罪,均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福建另一名小男孩的经历,更是让人愤怒!

福建5岁男孩被后妈虐打致死,嫌疑人已刑拘

8月2日晚上10点46分左右,福建泉州惠安县德诚医院急诊室接诊了出现昏迷休克症状的男孩小凯。可是,小凯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了。

医院方面发现小凯身上有受伤痕迹,怀疑是内脏破裂出血导致的死亡,于是马上向惠安警方报案。
8月3日凌晨,惠安警方将时某(小凯继母)抓获带回调查。时某对于殴打小凯导致其死亡一事,供认不讳。目前,时某已被惠安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有待进一步调查。

据记者了解,5岁的小凯还有一个17岁的哥哥。2年前,小凯亲生父母离婚,父亲曾某福与河南人时某重组家庭。

据小凯的亲属说,后妈时某脾气暴躁,对孩子很凶,小凯的身上经常有被打的痕迹。去年,小凯还被后妈时某用沸水烫伤过。“时某经常虐待孩子,有暴力倾向。”另一名亲属说。

小凯的亲生母亲告诉记者,小凯去年以来就多次受伤,小凯说,是那个“新妈妈”用鞋子打的。还有一次,小凯双肩腋下出现伤痕,可是时某解释是小凯洗澡时候差点摔倒,她为了扶住小凯不小心用手抓的。而就开水烫伤一事,时某辩称是小凯自己不小心碰倒了开水。

“太狠毒了。她还说她也是母亲,会疼惜孩子,想不到这么狠毒!”小凯的母亲边哭边说。

四、江苏常州2岁男童疑遭生父和后妈虐打 警方通报

8月5日下午17:25左右,溧阳警方发布通告,称该市一起涉嫌虐童案嫌疑人两名均已被刑事拘留。

溧阳发布公告表示:“2019年7月27日,我市发生一起伤害儿童案件,接报后,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组织民警立即开展侦查,于7月28日依法对涉嫌虐待和故意伤害儿童的包某某(孩子父亲)、王某(包某某女友)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目前受伤儿童正在医院救治,我们愿每一个少年儿童都能健康快乐成长,溧阳警方对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必将严肃打击处理,切实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据悉,7月26日下午4点左右,受害儿童因遭受人为伤害,被紧急送往江苏省人民医院溧阳分院,经CT检查,发现脑部大量出血,又被迅速转至南京市儿童医院河西分院。到院后,医护人员发现孩子身上多处淤青,有被虐待的嫌疑,第一时间报警。

7月27日凌晨,男童做了开颅手术,去除了部分颅骨。目前,孩子仍然昏迷不醒,且出现大面积大脑坏死。

五、两岁幼童遭虐打两个多小时后 死在儿童乐园滑梯旁

第一次被打时,郭燕说自己虽然也害怕,但她认为自己有错在先,“我把他的微信、电话拉黑了,他竟然气成那样子,证明他心里还是把我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加回微信,把刘正才哄睡之后,她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夜之间,郭燕失去了两个最亲密的人。

6月24日深夜,她年仅2岁4个月的儿子汤圆,在遭受了两个多小时的虐打后,死在了小区儿童乐园的滑梯旁。而施暴者正是和她已有结婚计划的同居男友刘正才。

这场惨剧并非没有征兆。早在1年前,刘正才就不止一次打过郭燕,而在事发前几个月,二人更是因为各种生活琐事多次发生口角,汤圆常被殃及。

他们是一对不被看好的恋人,性格差异大,经济窘迫,被郭燕父亲称作“过一天算一天的夫妻”。刘正才几次动手后,朋友劝过郭燕分手,但这个曾被前男友抛弃、极度渴望一个完整家庭的女人终究还是选择忍耐。

7月9日,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对刘正才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汤圆的骨灰也被送回了郭燕的陕西山阳老家。

炎炎七月,这个位于西安凤城一路的小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儿童乐园的滑梯上,孩子笑闹着爬上爬下,大人们或许还不忍心告诉他们,这个见证了孩子们最多欢笑的地方,在不久前刚刚发生了一场死亡。

一夜梦魇

6月24日,21点52分。

在家中的郭燕接到了刘正才的电话。“你到底在哪里?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店了?”啪!电话挂断。

刘正才口中的店是郭燕和人合伙经营的汗蒸馆,在小区另一栋楼的二层,晚上打烊后,有员工住在店里。

这个白天,两人发生过争吵,刘正才气冲冲地离开家,显然怒气仍未消散。电话挂断后,郭燕怕刘正才会去砸店,战战兢兢地把已经睡着的汤圆抱到房间里,赶紧给刘正才回电话。

22点08分。电话接通了,没人说话,紧接着,房门敲响。

迎面是一股酒气和一张怒不可遏的脸,刘正才摔门冲进来对郭燕和汤圆施暴,接下来,是不忍用文字描述的两小时,趁着刘正才去厨房寻找施暴工具的间隙,郭燕抱起汤圆就往门外跑,但未及逃脱,又被拽住头发拖进门里。

或许光是殴打还不够解气,刘正才又提出和郭燕一起出门去砸汗蒸馆,并要求带着汤圆一起。

郭燕记得,三人出了电梯后,迎面来了一个男人,也许是邻居,但她不认识。郭燕不敢喊救命,只好用惊恐的眼神盯着他。当时汤圆的头已经“肿得不像样子”,郭燕的脸上也多处受伤,然而,男人只是疑惑地看了他们一会儿,什么也没说,进了电梯。

事实上,早在房间殴打的过程中,一墙之隔的邻居就听到了动静。这户人家的女儿后来告诉新京报记者,出事后的第二天有警察来家里问话,她的爸爸承认当晚听到了吵架、砸东西的声音。之所以没有出门询问,女孩儿低声说,也许是爸爸“害怕惹事情”。

无助的郭燕只能随着刘正才继续往外走。不过,刘正才并没有去汗蒸馆,而是拽着母子二人到了小区中央的儿童乐园。

深夜,这里空无一人。在滑梯旁,刘正才一把从郭燕怀里抢走汤圆,往地上一摔。郭燕跪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最后一口气没了”。

隔了一段时间后,小区住户刘先生听到声音,下楼后,他看到“一个男的举着一个孩子说他是孩子的父亲,家里有小偷杀人了。”当时孩子已经没有任何声息。

紧接着,警察来了,救护车来了。汤圆很快被宣告死亡,刘正才被警察带走。

曾经的温柔

2017年的夏天,经朋友介绍,郭燕和刘正才相识。彼时,郭燕还未从上一段感情的阴霾中走出。

郭燕的父亲经商失败,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她早早担负起养家的重担。在上海学了四五年美容技术后,郭燕在2010年回了西安,30岁才第一次恋爱。

第一任男友待郭燕不好,说话刻薄,两人出去吃饭,男友总是“捡最便宜的吃”。得知郭燕家里的境况后,男友态度明显冷淡,郭燕意外怀孕后,男友决然和她分手。郭燕独自生下孩子,小名汤圆。

“我想着我已经有娃,想找一个人比较善良点的,喜欢娃的。”郭燕说,最开始刘正才很体贴,对郭燕母子二人都很舍得花钱,还帮忙一起带孩子,和孩子的生父“截然两个人”。

相处之初,郭燕对刘正才的身世所知不多。1989年,刘正才出生后就被抱养到福建莆田的一户经商人家做养子,不料,没过多久,这户人家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就打算把刘正才送回去。是爷爷坚持把他留了下来,让他改认自己未嫁的残疾女儿做养母,并亲自抚养。

刘正才的前妻卢云告诉新京报记者,刘正才说自己“从小就是挨打的命”,小时候淘气,养母和奶奶不识字,为了管教他,总在门后放一根木条。

 嫌疑人刘正才(化名)的朋友圈。新京报记者张惠兰 摄 嫌疑人刘正才(化名)的朋友圈。新京报记者张惠兰 摄
刘正才和爷爷的感情很好,不过,他小学毕业时,爷爷就去世了。没了爷爷的呵护,刘正才在这个经商家族里的地位变得尴尬。他初中就辍了学,后来在家族的厂子里做事时,地位还比不上家族雇佣的管理员,“说十句话不如人家说一句话”。

一位莆田老乡记得,刘正才有次和朋友喝酒,有人当众调侃他没有父亲,让他管自己叫爸爸。这激怒了刘正才,他当场大打出手,把人打伤。

和卢云结婚后,他们有了3个孩子。卢云回忆,刘正才表达爱意的方式非常笨拙,少有甜言蜜语,只有到了情人节,他才会送巧克力和鲜花,但从不会换样。他经常会问孩子们“爱不爱爸爸”,却从不会说一句“爸爸爱你”。

和郭燕在一起后,刘正才也经常让汤圆喊自己爸爸,奇怪的是,汤圆当着外人的面会喊,但在刘正才面前从来不喊,为此,刘正才常常生气。

不过,在最初的日子里,郭燕觉得刘正才让人“挑不出二话”,对自己和孩子体贴,对前妻的孩子也很照顾。每逢过节和换季,刘正才都会给孩子们买衣服、鞋子、玩具。

“家暴”

最初的甜蜜持续没多久,郭燕发现,刘正才越来越爱喝酒、越来越爱发脾气了。

郭燕回忆,去年4月,为了一件很小的事,她把刘正才的电话、微信都拉黑了。当时郭燕还住在汗蒸馆里,那天半夜,刘正才喝得烂醉,去店门口大叫、踹门。郭燕怕邻居抱怨,只好开了门。借着酒劲,刘正才把屋里的消毒柜和花盆砸翻在地,还钳住郭燕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要拉黑自己。

 6月30日,郭燕与人合伙经营的汗蒸馆。新京报记者张惠兰 摄 6月30日,郭燕与人合伙经营的汗蒸馆。新京报记者张惠兰 摄
没隔多久,5月的一天晚上,刘正才再度发作。

那天刘正才连喝几顿酒,和郭燕一起回家的路上,喝醉的刘正才忽然举起共享单车砸路边停着的轿车,郭燕吓得哭出来,刘正才转过来打她,“拽头发啊,踢啊踹啊,掐脖子,还往地上一摔。”郭燕记得,殴打持续了几分钟,直到她坐上出租车才逃走。这是郭燕第一次感到男友有如“恶魔”。

郭燕发现,这种变化和刘正才与家族关系的恶化、生意上的失意几乎同步发生。

和郭燕在一起之初,刘正才的生意刚刚遭遇惨败。卢云回忆,2015年以来,建材市场一直不太景气。2017年端午前后,也就是和郭燕在一起前,刘正才的三叔来了西安,发现钢管租赁厂亏损巨大,要求刘正才赔偿数十万的损失。

三叔刘天茂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他发现刘正才把价值几百万的材料偷偷卖了,家族和刘正才断绝了关系,并要求刘正才做个交代,否则不准回老家。

当年春节,刘正才带着郭燕回了莆田老家。郭燕记得,村庄里家家户户盖的都是豪华别墅,里头有电梯,装修得金碧辉煌。但刘正才没敢领着她去家里,只是“悄悄地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就走了”。

因为和家族的经济纠纷,刘正才一下子从莆田老乡眼中“做几百万上千万”生意的老板,跌落成了负债者。去年上旬,已经和郭燕在一起一年的刘正才还和卢云通过一次电话,卢云听见电话那头醉醺醺地说,“新开张的生意又赔了”。

分不了的手

郭燕不是没想过分手。

相处之初,郭燕就曾因为刘正才隐瞒有三个小孩,或是跟其他女人的暧昧关系而提过分手。但几乎每次都架不住对方喝醉酒、在门口苦苦哀求而复合。

第一次被打时,郭燕说自己虽然也害怕,但她认为自己有错在先,“我把他的微信、电话拉黑了,他竟然气成那样子,证明他心里还是把我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加回微信,把刘正才哄睡之后,她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第二次动手后,她的朋友、汗蒸馆合伙人靳欣接到了郭燕的求救电话:“说刘正才要杀她。”为此,她劝郭燕分手。郭燕也下定了决心。

这次,两人的确分了。

然而,5个月后,郭燕的母亲病危。当时她和刘正才的关系有所缓和,刘正才二话不说开车把她送回了家,此后忙前忙后,出钱又出力,“做得真是没话说”。

经历此事,未婚生子、常被老家人说闲话的郭燕又和刘正才复合了,家里也承认了这个“女婿”。

去年年底,从郭燕老家返回西安后,两人租了房子,正式同居。

同居之后,情况并未改善。因为汤圆不敢在刘正才面前叫爸爸,刘正才总让汤圆罚跪。白天照管汤圆的阿姨曾跟郭燕的合伙人靳欣说,汤圆的两个膝盖经常是青的。

几乎所有亲友都知道,汤圆怕刘正才。两人共同的朋友刘芳告诉记者,有时他们逗得汤圆正开心,刘正才一回来,汤圆就不敢动了,“让他站哪儿他站哪儿,让他跪哪儿他跪哪儿”。

刘芳纳闷的是,有时郭燕就在跟前,但也不管。郭燕解释,自己也曾劝阻,但并不起作用。事后,刘芳渐渐疏远了刘正才。

同居至事发的这半年,仅郭燕知道的,刘正才就打过汤圆两回。

3月的一天晚上,刘正才喝了酒回来,汤圆的疝气正好犯了,平时不敢在刘正才面前掉一滴泪的他,疼得厉害,忍不住哭出声来,刘正才嫌烦,踹了小孩两脚。

6月端午节当天,刘正才提议把郭燕、汤圆和汗蒸馆的店员带出去玩。刘正才下楼走得急,没拿充电线,郭燕让他自己上去取,但刘正才非得让汤圆陪着他一块儿。“回来我一看,娃下嘴唇这块都肿了,脸有点红。”

 汤圆生前的照片。受访者供图 汤圆生前的照片。受访者供图
郭燕说,今年以来,刘正才每发一次火,都会威胁自己:“你敢给我找(别的男人),你不要你的店了,娃你也别想带走。”她也多次动过离开刘正才的念头,但隔天被他一哄,“就又忘了”。

郭燕的父亲郭焕仙说,自己早早就看出刘正才喜欢“打肿脸充胖子”,但女儿老说刘正才人不错,只是爱喝酒、脾气大。直到事发后,郭焕仙才知道刘正才多次对女儿动粗。

靳欣苦劝郭燕分手无果后,曾撂了句重话:“以后你跟他好了,他对你好更好,他对你不好,你也不要跟我讲。”

郭燕果真不再跟人主动提起:“你给别人说了,别人只是看笑话。”她犯起嘀咕:“是不是每一对夫妻都是这样子?”

“最后一根稻草”

郭燕怎么也想不到,刘正才是如何起了最后的杀心。

可能和房子有关。同居后不久,因不忍看到父亲郭焕仙一个人孤零零在老家,去年腊月,郭燕把父亲接来了西安,暂时和他们同住。郭燕和刘正才租的是个一室一厅,不足60平,郭燕把房子让给了父亲,自己领着刘正才住进了汗蒸馆。

她回忆,刘正才晚上总对她抱怨:“连自己的房子都住不上,还要住在这个地方。”

当时刘正才经济状况愈发不佳,被家族“划清界限”、没有稳定经济来源的他因还不起月供,不得不卖掉了分期付款买的车,后来干脆租了辆车开起了滴滴。早上5点多出门,晚上11点才能回来。

后来,为了给父亲让房,刘正才还和一起开车的朋友住过集装箱,诉苦说老有蚊子咬他们。

可能和钱有关。郭焕仙生病需要做手术,想到汤圆一直有疝气的毛病,郭燕就把汤圆也接过来做了手术。手术费由郭燕全额垫付。

郭燕记得,父亲在山阳做手术期间,刘正才提到,老家的孩子想买新凉鞋,他想给孩子寄点钱。他向郭燕借一千块钱,被郭燕拒绝。两人因此还起了争执。

郭燕后来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因为刘正才上个月才刚给孩子打过钱。

这期间,刘正才遇到了一件倒霉事儿。一个朋友告诉新京报记者,那几天,刘正才开滴滴出车时被交警扣了。另一位朋友说,是因为租期满了,刘正才把车交了回去。不过,无论是何原因,刘正才的经济来源又断了。

这些烦心事儿,刘正才很少和郭燕说。

前妻卢云说,刘正才不习惯直接表露情绪。哪怕身为妻子,她也要主动揣测丈夫的心思,“猜对了他就会跟你说”。同甘共苦几年后,她才可以觉察出相处时气氛的微妙变化。

而郭燕很少问刘正才的事情,“问多了就发火,所以我也不想问,我也不想知道。”

手术后的郭焕仙和郭燕一起回了西安。郭燕和刘正才只能住酒店。郭燕明显感到了刘正才的不满,他抱怨“自己有房子不住”,甚至威胁第二天就要把岳父赶走。但终究还是没有撕破脸皮,住了几天酒店,刘正才干脆又租了间450元一月的单间,一个人搬了进去。

6月24日上午,事发当天,刘正才买了一纸箱方便面、饼干、锅巴类的零食。郭焕仙祖孙出院后,郭燕的朋友们已经送了不少零食水果。她当着父亲的面,说了几次刘正才买来的是“垃圾食品”,说有的快过期了,让他拿走。刘正才有些不快。

刘正才提出拿一些郭燕前两天买的牛肉干送给朋友,但郭燕只许他拿一包。刘正才生气了,从冰箱拿出他前两天买的牛肉:“你看我一块都舍不得吃,从大南郊给你拿过来,你连个牛肉干都舍不得给我吃?”

当天中午,郭焕仙告诉刘正才,自己打算今天搬回此前住过的一个寺院。在头一天,他已经和女儿提过此事,当时郭燕劝他:“他刚租了房子你就要走,他肯定生气,那个火朝谁撒?”不过,怕自己住在这里影响两人感情,郭焕仙还是决定搬走。郭燕记得,听到岳父的话,刘正才气坏了,把脸撇到一边,“做出很无语的表情”,说了声“有事儿”就离开了家。

晚上,刘正才和几个朋友吃了饭,席间没有表现出异常。“朋友在一起,说东说西嘛”。

一位朋友回忆,那天晚饭近十点才散场,刘正才喝了一瓶白酒和几瓶啤酒。

酒精并没有让他忘却白天的不快。晚上10点多,到家后刘正才怒骂:“牛肉也不让我吃,我买的食品都是垃圾食品,这房子还是我的吗!我一天跟个要饭的一样,跟个哈巴狗一样,我在外面那么可怜,你们在家里都这么享福,今天你们必须死!”

随后,悲剧发生了。

7月9日,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对刘正才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刘正才的大叔和三叔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不打算给已断绝关系的侄子请律师。

7月4日,去世10天后,郭燕和郭焕仙把汤圆的骨灰送回了山阳老家。孩子的生父就住在同一小区,事发后,未曾过问一句。

事发当天,卢云收到了快递,里面是刘正才买给孩子的六双童鞋,夏天穿的白鞋、透气鞋和凉鞋。

事发后,同在西安工作的堂弟郭帆(化名)赶到姐姐身边。郭帆也有个一岁多的儿子。听郭燕叙述完那晚的经过,他嚎啕大哭。他恨嫌犯的凶残,也怨姐姐的懦弱:“孩子今天的惨剧,直接凶手是那个男的,间接凶手其实是她。”

2岁4个月的汤圆,死于6月24日之时,还没有大名和户口。
为你推荐:
发表评论
1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