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52岁保姆上吊身亡 真相是什么?
2019-09-08 14:16  浏览:597






52岁保姆上吊身亡

8月31日早晨9点左右,成都市高新区西派澜岸小区,52岁的保姆邓女士在雇主家的别墅内上吊身亡。

据了解,死者邓女士是成都彭州人,生前已在雇主家工作近4年。经过现场勘查和法医鉴定,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家属提出进一步尸检。

9月4日,记者在某殡仪馆见到邓女士的遗体,其儿子罗先生擦干棺材上的薄雾,看见母亲脖子上留有一道很深的勒痕。而在家属们心里,也留下一片疑云。

9月6日凌晨,罗先生在邓女士旧手机微信收藏页面里,发现一张抗抑郁药物的说明书照片,收藏时间显示为5月16日。他表示要查找到真相,不希望因为信息不准确带来猜疑。

其雇主徐女士拒绝接受采访,记者在向警方进一步求证详细案情。

1、雇主女儿:阿姨很吓人,站在楼梯口睡着了

“8月31日上午11点多,我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说我妈把自己吊了。”接到噩耗那天,罗先生立即打车赶到当地派出所。随后,邓女士的遗体被亲属们送至殡仪馆。

事发当晚,雇主徐女士曾前往灵堂吊唁。几段视频显示,徐女士曾和家属们交谈过事发经过,都觉得邓女士的死十分反常。

徐女士称,她看到邓女士生前最后一眼,是在事发前一晚10点钟。每天早上8点,邓女士都会叫她吃早饭,事发当天却没有叫,她差不多在8点20分下楼,觉得邓女士可能是有什么事,或者在遛狗。下楼后,她看见自己的早饭还在餐桌上,但两个女儿的早饭都没有,就让大女儿去邓女士房间看一看,是不是生病或者不舒服。

徐女士称,大女儿上来以后说“阿姨很吓人,站在楼梯口睡着了”。于是她从一楼下去,走到转角的地方看到了绳子,就感到不好,然后马上跑到厨房找剪刀,想着先把邓女士放下来,边拿剪刀边打电话给110、120,“第一眼看到(邓女士上吊后)的时候,穿的拖鞋、睡衣,头发都没有梳。”

两天后的9月2日,罗先生在警方技术部门看到了案发现场照片。他描述:“妈妈吊死在负1楼连接1楼的楼梯处,照片中她已经被放在地上,绳子还挂在楼梯上。”警方告知罗先生,经过现场勘查和法医鉴定,“初步排除刑事案件”,也提醒家属可邀请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继续尸检。

雇主家位于高新区西派澜岸小区,从外面可以看见连排的叠拼别墅。9月2日中午,罗先生前去收拾遗物。“我妈妈住负1楼的客房,旁边有吧台、投影厅、以及一个晒衣服的天台,雇主一家的卧室在2楼。”他说,当看到那个楼梯时,他想不通妈妈因何而离去。

2、生前最后一条消息:女雇主“怪得很又很凶”

9月4日,罗先生在律师的陪同下,到当地派出所申请进一步尸检。“我太想知道真相了,不然以后没法正常生活工作。”

“我去看了小区监控录像,她当天早上6点过还在遛狗。”罗先生和家属一直在寻找蛛丝马迹,但在监控中他们没有发现异常。而事发前邓女士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则让他们感到离奇。

聊天记录显示,当天早晨7点20分,死者邓女士名为“平平淡淡”的微信号,曾向其表姐杨女士发消息:“徐X(女雇主)怪得很又很凶。”杨女士回复:“讲道理也讲不通吗?”杨女士未收到回复,直到两小时后事情发生。记者翻看了二人此前的聊天记录,大多数内容为生活琐事。

事发当天徐女士是否与邓女士发生过争吵?在与家属的交谈中,徐女士对此予以否认,重申见到邓女士最后一面是在事发前一天晚上:“我给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把宵夜的盒子扔到小区外面的垃圾桶,不要扔在房间里,因为狗会刨垃圾桶,她很高兴的说可以、好的。”

徐女士称,邓女士在其家里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住了几年,其小女儿从没读书开始就是邓女士带的,“我和她没有争吵,偶尔有点口角我觉得是正常的,但你说我要跟你凶到什么程度,会想不开?”

3、旧手机里发现抗抑郁药物 儿子称之前没发现母亲有疾病

9月6日凌晨,罗先生一夜未睡,守在妈妈邓女士灵前,想在她的旧手机里找到线索。

今日(9月6日)凌晨2时许,罗先生给记者打来紧急电话:“我在妈妈的旧手机里,发现有一张抗抑郁处方药物的说明书照片。”记者看到,这是一张保存在微信收藏内的照片,收藏时间显示为5月16日,说明书上黑体大字写着“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权威网站查询得知,这是一种适用于轻、中度抑郁和焦虑的处方类药物。

“应该是在(雇主家)厨房切菜处拍的,我需要核实她是否吃过这个药。”罗先生表示。此前,他从未把精神类疾病和妈妈联系起来:“没发现,也没想到。”

罗先生介绍,他父亲于2015年去世,对母子俩都有影响,但是那时候邓女士都开导他,还担心他,后来到成都当保姆生活也很积极,又与雇主家的小女儿天天在一起。在他和家属的印象中,母亲邓女士的性格既不内向也不外向,是很好说话的一个人,此前他们也没发现邓女士有身体或心理上的疾病。

4、死者表姐:“表妹多次吐露不想在雇主家干”

邓女士有烦恼时会找谁倾诉?罗先生说,妈妈与其表姐杨女士聊得比较多。

记者拨通了杨女士的电话,她回忆称,从去年开始每次与邓女士见面,对方都会向她吐露“不想在雇主家继续干”的想法。“她说女雇主脾气不好,一聊到就焦得很。”杨女士曾劝对方“想走就走”,但邓女士一直没有离开,处于“不开心的状态”。

杨女士回忆称,去年雇主家的一只银碗找不到了,邓女士便成为被怀疑的对象,但是后来雇主大女儿又把银碗拿了出来。今年6月邓女士再次想走,但是因为雇主家的小女儿留了下来。

杨女士称,邓女士和雇主一家的关系一直不好。而罗先生称,他们的关系时好时坏。

5、和雇主家小女儿很亲 曾跟随雇主一家到上海

2016年正月初九,邓女士成为徐女士一家的保姆时,雇主家小女儿只有三四岁,邓女士一路陪伴她长大。“男雇主在航空公司工作,有飞行任务时便不在家,妈妈和女雇主及两个孩子相处得多些。”罗先生称。
家属们说,每天晚上邓女士都要照顾雇主家两个女儿洗澡,陪伴她们睡觉,把她们照顾好了自己再睡,尤其和小女儿很亲:“从小带到大,有时候回我们家吃酒,小女儿都要跟着。”

罗先生回忆,有时候妈妈会和他频繁视频聊天,问他怎么扫共享单车、怎么下载歌曲、手机怎么设置,“(电话里)说不清楚的,就喊妈妈找雇主家小女儿给她弄。”

9月6日凌晨,罗先生还找到一段邓女士生前的视频。今年7月17日,邓女士穿着红色的连衣裙,跟着雇主家到上海,雇主家小女儿跟在她身后边走边拍。“快点,快点。”邓女士催促说,雇主小女儿撒娇道:“我在录像!我在录像!”

邓女士平时很少上镜,遗照是从7年前的生活照中截取,雇主家小女儿拍的视频,或许是她生前最后的留影。

7、死者儿子:“查找真相,不希望信息不准确带来猜疑”

记者了解到,徐女士是上海人。9月4日下午,记者拨通徐女士归属地为上海的电话,她拒绝了采访,称会发送其律师的联系方式与记者交流,随后挂断电话。截至发稿前,记者未收到其律师的联系方式。

9月5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到高新区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求证详细案情,目前正在等待回复。

“她是为了什么,我也想知道。”灵堂前,徐女士曾告诉亲属们。

罗先生寄希望于警方能够还原现场,在发现妈妈疑似患有抑郁症的深夜,罗先生也多次向记者强调:“我需要查找到真相,不希望因为信息不准确带来猜疑。”

一、雇主都不敢回家!保姆别墅内上吊身亡,临终遗言称“雇主很凶”

一生总会遇到羁绊坎坷,能挺过去就是馈赠,挺不过去或许就会成为劫难。那些外表上看起来,每天嘻嘻哈哈的人或许内心会有别人看不见的伤疤。即便是他们对着你笑,可是你又怎能保证他的内心一定是快乐的呢?说不定还会做出偏激的行为…

坐标成都市高新区西派澜岸小区,52岁的保姆邓女士在雇主家别墅内上吊身亡。采取这样的方式死亡,看起来太过于残忍,事情一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网友们也开始议论纷纷,一个保姆究竟为什么想不开?用如此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死者邓女士是成都彭州人,在雇主家工作已经有4年的时间。经过现场勘查以及法医鉴定,已经排除了刑事案件,邓女士的儿子罗先生看到母亲遗体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他怎么也没想到母亲会选择以上吊的方式结束终了。与此同时,在众人的心中,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邓女士和雇主之间有什么纠葛?

令人感到疑惑的是,死者邓女士生前给表姐杨女士发消息,说女雇主脾气很怪、也很凶,看起来非常不好相处,甚至有想要多次离开的打算,可是邓女士每次只是吐槽,刚吐槽完之后便不说话,从来也没有提出过准备离开的打算。女雇主得知此事后极为惊讶,日常生活中对邓女士客客气气,虽然偶尔会发生一点口角,但是也不至于逼死人的地步。

9月6日,邓女士的儿子罗先生翻看母亲遗物的时候,在手机里看到一张有抗抑郁处方药的说明书和照片,这让整件事情稍微有了一点眉目。罗先生怎么也没想过,平常看起来嘻嘻哈哈的母亲,竟然有了抑郁症,有时会看到母亲神色焦虑,起初罗先生还以为是母亲工作压力比较大,现在想想真后悔,如果能及时发现,或许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罗先生只希望能够尽快找到母亲死亡的真正原因,不希望猜测带来无端的争议。

据邓女士表姐杨女士说,她经常会和我抱怨在雇主家发生的事情,甚至有一次雇主还怀疑她偷东西。因为邓女士比较喜欢小孩子,雇主家的小女儿很讨人喜欢,考虑到这份工作薪水令人满意,最后还是留了下来。虽然案情疑点重重,可是如果过结合邓女士手机里抗抑郁药物来看,极有可能是因为她早就患有抑郁症,所以才会把情绪放大。雇主一家对于这件事情表示遗憾,可更多的则是担心害怕,毕竟是上吊死在了自己的家中,现在一家老小都不敢回去!房子已然变成了“凶宅”,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中,我们期待真相会大白于天。

很多人都认为邓女士的死和抑郁症的关系也是最大的,抑郁症患者和正常人看起来并无两异,可是内心却比任何人都压抑,他们的痛苦没办法释放出,渐渐的就形成了一种疾病。很多人片面认为一个人是否健谈乐观是判断有没有得抑郁症的重要标准,这样的说法太过于片面,抑郁症患者在外人眼中也会表现的极其淡定,可是内心早已是翻江倒海。

邓女士的死也许是因为真的没有想开,在雇主家虽然有钱赚,可是生活却一点也不幸福。即便有儿子,但是两个人却不经常在一起,孩子对老一辈人的关照度太少,也是形成抑郁症的诱因。如果罗先生能尽早的发现母亲的身体健康,尽早去治疗或许也不会酿成今天的悲剧。

其实保姆和雇主之间存在的矛盾一直是社会话题,毕竟大家不是亲人,不可能做到坦诚相待,就好比上司和下属之间,永远隔了一道墙一样,最重要的是如何控制好这个距离。或许雇主处理问题的时候行为有些偏激,再加上有些人的性格比较敏感,虽然他们表面上不说,可是内心却会暗自生恨。同时这件事情更应该给我们一个启迪,雇主和保姆之间应该如何和谐相处,既能让对方工作的心服口服,也会让自己舒坦。

二、52岁保姆称别墅上吊身亡:这个世界不应如此残暴

“徐x(女雇主)怪得很,又很凶。”这是成都市52岁的保姆邓女士,在雇主家的别墅内上吊身亡前,给表姐发的最后一条信息。

据了解,邓女士在女雇主徐女士家里已工作4年,因为忍受不了女雇主长时间的责骂,而身患抑郁症,最终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

邓女士家庭情况并不是优越,在52岁的年龄之际仍然选择做保姆工作,有在邓女士家一待就是四年。期间,她负责雇主带雇主徐女士的小女儿,以及做一些家务。长时间的家庭工作,已经使得她患有抑郁症。

雇主徐女士表示,“我和她没有争吵,偶尔有点口角我觉得是正常的,但你说我要跟你凶到什么程度,会想不开?”

雇主徐女士想不开,旁观者也想不开,死者的家属更是想不明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才使得邓女士离开了这个世界?

邓女士出身不好,她有个儿子,在大城市里相依为命,却时常不能见面。她本来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还依旧走进了别人的家庭,为别人家服务。

相信,在我们中国,有无数个这样的邓女士,她们在干着和邓女士一样的工作,有个并不怎么光鲜的称呼“保姆”。

她们从走进别人家门的那一刻起,就不是为了自己家庭而服务,而是为别人家庭所服务。

自己有家不能回,却常年待在别人家里,她们成为了保姆,是为雇主所服务的。一个是服务者,一个是享受服务者,这是一种天然的“屏障”,这个屏障之后是来自社会分层的一种残酷现实,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阶层固化之下,很少有人能跨过那道鸿沟,也很少有人能心平气和地面对。

雇主所享受的优越感,恰恰是服务者的痛处。

你以为自己付出了金钱,就可以趾高气扬地让别人为你服务?你以为自己是花钱雇她们来的,就高人一等?是的,也许许多雇主是这样认为的。于是,在令一方面的保姆,她们只能在鸿沟的另一面尽情卖力、服务、“低声下气”……

长此以往,雇主得意了,越发的凶狠,而服务她的人,却越发的郁闷,越发的抑郁,最终患上抑郁症,选择了自述。

邓女士在临死之时,也许还在反思与悔恨:自己为什么命苦,为什么要干保姆,为什么会这么累……也许,她临死还没有想明白这件事。

而对于雇主徐女士而言,她可能想得更多的是,徐女士为什么要死,为什么要死在我家里?在临死前,为什么还要让她背负“骂名”?

然而,我们更多的人,在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所表现出的,估计并不能像邓女士,甚至也不会像徐女士那样——我们见的事情太多了,听到的事情也太多了,每天所看到的新闻中,到处所充斥的不是金钱、色情,就是暴力,我们已经麻木了。

也许,还有极少部分人,在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时,会停下脚步来驻足,深思,然后再叹息、摇头。

也许,还有极少部分人,在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会错愕、不解,或者是伤心、悲痛,再或者是奋力的一呼:这个世界不应如此残暴!

也许,已经有人开始行动了。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正在向着更加美好而奉献自己的一点力量。

三、52岁保姆别墅上吊身亡为哪般?手机最后一条微信称女雇主“很凶”

随着生活工作压力的增大,越来越多人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感,甚至是轻度抑郁。有些人能够自我调节,用开心的事情让自己脱离抑郁,但有些人却沉沦其中无法摆脱。这样的患者,一旦没有及时治疗,病情不断加重,自己默默地承受巨大的压力,在心中经历无数次的崩溃,最终可能走上绝路。

在中国,抑郁症患者早已超过5000万。而在全球,每2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患有抑郁症。可见,抑郁症已成为常见病的一种。抑郁症并不是矫情,而是一种病症。

52岁保姆疑患抑郁症,别墅上吊身亡

8月31日早晨9点左右,成都市高新区某个小区,52岁的保姆邓女士在雇主家的别墅内上吊身亡。据了解,邓女士是成都彭州人,已在雇主家工作近4年。目前警方经过现场勘查和法医鉴定,初步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

既然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也就是说邓女士大概率是自杀身亡。那邓女士为何会突然决定轻生呢?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走上了死亡这条路?

和雇主产生纠纷导致轻生?

据了解,事发前邓女士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当天早晨7点20分,邓女士向其表姐杨女士发消息:“徐X(女雇主)怪得很又很凶。”难道是因为雇主的原因,导致邓女士选择死亡?

雇主徐女士则表示,邓女士在其家里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住了几年,她的小女儿从没读书开始就是邓女士带的。“我和她没有争吵,偶尔有点口角我觉得是正常的,但你说我要跟你凶到什么程度,会想不开?”
确实不太说得通,如果真的只是和徐女士有口角之争,对雇主不满意,那邓女士完全可以选择辞职,换份工作而已,何必弄到这么严重。而且邓女士已经在雇主家工作了四年,要不满意也不该等到四年后。

而对于邓女士在微信中的话,徐女士对此予以否认,重申见到邓女士最后一面是在事发前一天晚上:“我给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把宵夜的盒子扔到小区外面的垃圾桶,不要扔在房间里,因为狗会刨垃圾桶,她很高兴的说可以、好的。”前一晚还很正常,隔天却突然自杀,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抑郁症导致轻生?

9月6日凌晨,儿子罗先生在邓女士旧手机微信收藏页面里,发现一张抗抑郁药物的说明书照片,收藏时间显示为5月16日。说明书上黑体大字写着“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据了解,这是一种适用于轻、中度抑郁和焦虑的处方类药物。难道邓女士患有抑郁症?那邓女士家人知不知道这件事呢?

罗先生表示,此前,他从未把精神类疾病和妈妈联系。罗先生的父亲于2015年去世,对母子俩都有影响,但是那时候邓女士都开导他,后来到成都当保姆生活也很积极。在他和家属的印象中,母亲邓女士的性格既不内向也不外向,是很好说话的一个人,此前他们也没发现邓女士有身体或心理上的疾病。据家属的说法,邓女士是一个乐观积极的人,怎么会患有抑郁症呢?

罗先生也表示:“没发现,也没想到。”其实,从罗先生的说法中,可以猜测,也许邓女士一直都患有抑郁症,只是因为邓女士的乐观,使得家属一直都没有发现。邓女士一直在默默地自我疗伤,也想用药物的方法治好自己的病症。但还来不及治好,就已经死去了。

抑郁症就像一个沼泽,他会慢慢一点一点将人的意识吞噬殆尽,当乐观都被磨光了,对生活不再有希望的时候,死亡可能会是抑郁症患者将通向的路。许多人说抑郁症是矫情,每天累死要死,哪还有事件抑郁。但并不是这样,抑郁症是一种病,也许外表看不出来。

正常人出现孤独、悲伤的情绪会自我修复,但抑郁症患者却没有办法。只能在内心默默承受,哪怕内心已被黑暗覆盖,外表却还是一片阳光。所以,面对这样的人请善良一点,你的一句“矫情”,可能就是压倒ta的最后一根稻草。

四、52岁保姆别墅上吊身亡,最后一条微信称女雇主“很凶”,疑患抑郁

8月31日早晨9点左右,成都市高新区西派澜岸小区,52岁保姆邓女士在雇主家的别墅内上吊身亡。(此前报道52岁保姆别墅上吊身亡,最后一条微信称女雇主“很凶”,疑患抑郁)

9月7日下午,高新区警方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经过法医对邓女士尸体检查和技术部门现场勘查,以及对现场周边等调查和走访,邓女士死因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家属可继续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相关善后问题。

“我认可警方的调查结论。”邓女士的儿子罗先生告诉红星新闻,在开导下,他已经准备平静处理母亲的丧事。

记者了解到,邓女士遗体已经火化安葬。

据称,事件双方准备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后续问题。

五、“女主人很凶”,52岁保姆别墅上吊身亡,儿子想不通:妈妈很抑郁

现在年轻人工作比较忙,如果没和家里老人住在一起,且收入还不错的话,大多会考虑请保姆,一方面可以帮忙照顾孩子,另一方面还能干点家务。虽说保姆的身份并不高,但人心都是肉长的,相处时间长了,雇主比较满意,通常情况下是不会为难保姆的,甚至会连续多年用这个保姆。

不过最近成都的一名保姆,却在雇主家里上吊死亡,且未留下只字片语,让家属和雇主都充满了疑惑。
据成都商报9月6日报道,成都高新区某别墅小区,一名52岁的保姆邓某在雇主徐女士家上吊自杀了。由于邓某生前多次和表姐提到,女主人脾气不好很凶,不想在这家干了,所以家属怀疑邓某自杀和雇主徐女士有关,不过这个怀疑目前并没有得到证实。

警方调查显示,邓某在徐女士家工作已经4年了,徐女士的小女儿也是邓某带大的,两人关系还不错,去上海的时候还把邓某带着身边。邓某去世后,徐女士也前去吊唁,并且表示自己也很想知道邓某什么这样做,她说邓某和自己一家人的关系挺不错的,但毕竟天天生活在一起,偶尔吵几句嘴也很正常。

后来邓某的儿子在翻看妈妈的手机时,发现了一个处方签,上面显示的药物是抗抑郁的,他说自己是第一次知道母亲有这个病。目前这起案件正在调查中。

虽然保姆邓某自杀的原因无从知晓,但我们从警方目前的调查情况来看,邓某平时对雇主徐女士并不是很满意,说明双方可能有些摩擦,这个能是造成邓某心理问题的原因之一。邓某的手机里面有治疗抑郁症的处方,这说明邓某很有可能患有抑郁症,而抑郁症太严重的话,确实有自杀倾向,所以邓某自杀很可能是抑郁症造成的。

不过逝者已矣,这件事到底谁是谁非已经无从说起,只希望邓某一路走好,也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了雇主徐女士今后的生活。

此事也引起了网友们的注意:“估计邓某在这家工作不是很高兴,不然也不会抑郁啊”、“这件事情保姆和雇主都有原因,雇主脾气不好,给保姆造成了心理负担,久而久之保姆就抑郁了,然后因为抑郁自杀”、“案子还没查清楚,大家不要乱下定论,等待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吧”、“希望邓某的儿子要冷静,千万不要贸然去雇主家报仇”。

笔者认为,徐女士可能是是个暴脾气的人,对邓某的态度也许会不好,但邓某和她小女儿的关系好,她也愿意让邓某带孩子,这就说明徐女士内心还是认可邓某的。只不过言辞上偶尔有些不恰当,再加上邓某本身可能是一个内向的人,不知道怎样调节情绪,也找不到一个发泄口,久而久之就抑郁了。
为你推荐:
发表评论
0评